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江中路103号

慢时光

 
 
 

日志

 
 
关于我

(头像:14年夏海在南山港度假)曾任《秀》文主编,现任和讯网文学版主。05年始建岸风文学圈。作品发表《回雁诗刊》《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燕赵诗刊》《诗选刊》下半月《黄河诗报》《九月诗刊》《大别山诗刊》《陌生诗刊》《诗沙龙》《中国诗歌》《红土地文学》《花街》《北斗》《牡丹》《无界诗歌》《温州日报》《锡林郭勒日报》《辽宁日报》《大众日报》《燕赵晚报》《朝阳日报》《巴山文史》《北方周末》《北京劳动午报》《乌兰浩特日报》《民间语文》,有诗集《落入时间的海》,《慢时光》。qq:2925632195

网易考拉推荐

【岸风冬月活动】那些年我们细碎的少年时光----无章  

2014-12-04 19:49:09|  分类: 朝颜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岸风冬月活动】那些年我们细碎的少年时光----无章 - 落入时间的海 - 落入时间的海

 图/海海  文/海海

 1,搜索记忆:无章

         搜索到向光(秦市某大学外语系主任)的名字,那家伙已经是副教授了,不知道他还戴眼镜没有,已经好长时间没联系了。看到他写的关于经济类书的标题,就先笑了,仿佛回到那一年,为了沛文(已故)的事,他对我的指责。
        一直不想面对他,所以那一别竟成了一直。

       突然想念那一群人,磕磕绊绊的。没有说明白的心事,躲闪的眼神,不悔的执着和爱与不爱的游离,到现在都成了一种珍贵的甜蜜。
       彼此都在寻找却没有声音。彼此都在想念却不联系。

       小芳还好吗?大哥(秦市煤炭公司?),萧萧(河大),菊子(深圳),学军(北京监察局),文武(私企),立文(保险老总),志红(中学教师),小凉(私企)~~~~

       突然想念他们,想见她们。
       岁月隔离,时空恨远。
       芳草萋萋,岁月荏苒。

       我们一起逃离的春天,一起蒙昧的情感,一起哭泣的夏天,一起鏖战的争辩,一起抵御的流言,一起挣扎的苦难……

       想起那些日子,那些最纯真的日子,那些最无拘无束的日子。那些淡淡如烟的日子。那些迷茫无知的日子,那些为正义和热血澎湃的日子,那些太多梦想的日子,那些永远幸福的日子……

        经常在寒暑假就住到我家里的沛文,晚上就去邻居家和小叔叔一起住,那时妈妈好象都默许你为家里的一个,其实没有人问你为啥来,我那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可能是因为太小,感情处于蒙昧状态。你来了,大家一起就玩扑克,出去疯跑。可是长大后我还是逃了。生涩日子的爱,不是来的太早就是太迟。给他的太少,得到的太多,然后是那种对他的冷漠。但是对我的伤害他不恨,我知道,他这一生只有爱。爱到绝境。

         突然想起老彭的裤腰带。老彭是我们语文老师,他腰脱,所以常年系着布带子。有一次上课他的裤腰带突然掉下来拉了好长,笑的大家喘不过气来。我也傻傻的跟着笑,到最后才在同桌指点下,看到他的土布纯棉的米色裤腰带潇洒的在那里,我突然想到白羊肚手巾红腰带,便笑的一发不可收拾,笑到后来同学们都不笑了,我压根就停不下来。结果就是,他恼羞成怒。抓我个无辜的现行。他提我去办公室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他就笑。那个老头的脸红的像一辈子都没红过。再后来,就是我人生受到的非常极端的一课,我们就此就成了敌人,虽不是仇深似海,但是路目以对。尽管我坚持不懈的喜欢文学,但是我极其讨厌语文老师,一直到高考我以语文成绩第一考入了某大学历史系。大学那个教我现代文学叫姓梅的老师长着满脸的大胡子,脏兮兮的出现在讲台上,并且读我的小说做范文并热情鼓励我时,我依然不喜欢语文老师,但我喜欢文学。
    老彭在整个中学时代对我的关注持续到我中学毕业。见到我和沛文有时在一起说话,就一直找我和沛文谈话,找我大意不要耽误了沛文,找沛文大概是说别让我耽误了他。谈早恋的问题,让我们哑然。后来我们都不怎么理他。他就整天唠叨,不厌其烦,象个老太婆。

      他喜欢白莲。白莲漂亮。白莲长的白而高挑。一双大眼睛双眼皮很大,鸭蛋脸,有着中国人典型的审美标准。更要命的是,她姐姐在北京政法大学读书,我们因为羡慕他姐姐而羡慕她。估计老彭也是。那个时候白莲喜欢建军。建军比我们都小,小眼睛,头发偏分总是抹上摩斯之类的,像地主家少爷。可是我总觉得他时刻要吸鼻涕,大概哪个时候有鼻炎症。我一看见建军就摸自己的鼻子,建军就恶狠狠的瞪我。白莲美丽而成熟,成熟而富有心计。她嘴甜,又善解人意,所以她总是比我讨人喜欢,那个时候我就是性格太犟也叛逆,一般的我不喜欢的人我不用好眼色去看,当然别人也会回报给我。

       放学的时候,白莲经常和建军一起回家。她们从来也不被找谈话,他们很甜蜜。老彭不让语文特棒的我做课代表,而让白莲做。她的作文写的很烂。她也象个老女人似的喜欢唠叨。那个时候,建军在学校的事什么她都管,我当时看着恨恨的想:妈妈呀。。白莲叫建军弟弟。建军叫她姐姐。联欢会建军唱歌跑的很厉害,但是他长的像苏友朋,所以大家还是很好的喝彩!唱歌时候他不吸鼻涕,女孩子都喜欢看他笑洁白的牙齿。我一直沉浸在他跑掉的调子里不能自拔,所以一直在笑。现在想,那时候是不是因为太傻了,所以那么喜欢大声笑,一点都不淑女。
        
我叫建军“面面”。因为他性格太软。总是听白莲的。呵呵

        沛文,他从外校转来的那天,正是早课时间。初秋的晨曦从教室的窗户照进来。穿了一个淡蓝色的夹克,白衬衫,牛仔裤。瘦瘦的,文文静静。他没等老师介绍就自己走到后面的座位。我的眼神没收回来就上课了。我的眼神没收回来只代表好长时间没有什么新鲜事物让我好奇了。后来没想到他很锋利--------说话和写文章。我们总是吵。吵的时候他太狠,一点也不留情,血淋淋的。等吵完了就哄我。但是不肯认输。
      我们经常以文章的形式张贴在板报栏上,那时,我们各自有各自的FANS,就是后援团,一时间在文学辩论上针锋相对。但是,他总会偷偷的把一些他的参考资料放到我的桌洞里。然后留个便条,告诉我一些有关的知识。我做好后会放到他的座位里,然后他给批改。这样的往来很自然。我们从来都没说过爱。
    
 他离家远,总是在节日假日到我家里去。去了就住下。因为我们的家隔的很远。妈妈那时也不说什么,他来了就和小叔叔住,我们一起玩,逛街,滑冰,游泳,很开心。妈妈只是他来了就看我,我也看妈妈,我和妈妈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妈妈就不再问。

      老彭找我们谈话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看着笑,也不说话,什么也不说,后来老彭气的就让白莲当她的课代表,后来我们都上大学,白莲没有考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