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江中路103号

慢时光

 
 
 

日志

 
 
关于我

(头像:14年夏海在南山港度假)曾任《秀》文主编,现任和讯网文学版主。05年始建岸风文学圈。作品发表《回雁诗刊》《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燕赵诗刊》《诗选刊》下半月《黄河诗报》《九月诗刊》《大别山诗刊》《陌生诗刊》《诗沙龙》《中国诗歌》《红土地文学》《花街》《北斗》《牡丹》《无界诗歌》《温州日报》《锡林郭勒日报》《辽宁日报》《大众日报》《燕赵晚报》《朝阳日报》《巴山文史》《北方周末》《北京劳动午报》《乌兰浩特日报》《民间语文》,有诗集《落入时间的海》,《慢时光》。qq:2925632195

网易考拉推荐

【岸风诗画活动】之二 《父亲与鸡》  

2014-10-25 15:46:15|  分类: 朝颜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轻轻地你走了(原创散文) - 泉水叮咚 - 泉水叮咚

图片来自于泉水叮咚博客《轻轻的你走了》图片地址:http://m13716638084.blog.163.com/

岸风文学诗情画意活动地址:http://q.163.com/yhly6666/poster/70939127/

 父亲与家鸡

文/落入时间的海

    记忆有自己的独特性,因为与自身经历有关。
    记忆又有其引发性,因为某人的事或者一些文字而想起一些过往。

   我对乡村的记忆是很深刻的。因为它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一直这样认为。
   父亲对鸡以及各种花草鸟虫,羊兔鸡鸭鹅的热爱甚至超过对他亲生的孩子的关注。

 
   童年时候唯一的记忆就剩下父亲与鸡了。
  
   父亲那时援建在冀东丘陵的一个小村里任教。那也是父亲的故乡。我和姐姐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父亲是那所小学有六名教师,几十名学生的校长。
   在我很少的记忆中,他教学口碑非常好,也热爱学生。除此之外就是鸡了。

   在乡村,除了热爱鸡,还有就是鸡可以生蛋改善伙食,贴补家用。所以家家都有。
   只是父亲养鸡养的有声色罢了。我认识动物的启蒙就是从鸡开始的,父亲不厌其烦的叨叨:那个芦花鸡,那个欧洲黑,那个大皇冠,那个九斤黄。。。。甚至他还养鹌鹑、鸽子、红脸鹳都有。。。现在想要是能抓只鹰来养,他就是杨过大侠。

     鸡的种类多不算,父亲还非常奢侈的对待鸡。那个时候我们家因为是女孩子,领的粮食还够温饱。他就开荒去种点玉米,高粱什么的。。不够就偷家里的粮食。母亲要是大喊了,肯定是和粮食有关。他自己吃粗粮还是能偷偷的舀上一大茶缸麦子扔到鸡群中,母亲追出去的时候鸡相当于半碗面粉已经被鸡啄的连石缝里的都不见一粒。每每这个时候一向温和的母亲的眉毛会拧起来恶狠狠的对着父亲。想必这样的事不是一次,母亲才忍无可忍。再有就是鸡散养,满地的鸡屎,也是爱干净的母亲不能容忍而经常大喊的。而父亲一声不吭的看他的鸡,嘴里还咕咕咕的有声。
     很小的时候母亲在镇上服装厂上班,我就跟着父亲在学校玩。父亲告诉我,“你看着天空,如果有很大的鸟飞来,你就喊我。”我看见燕子飞过来就喊,看见喜鹊乌鸦来了也喊,父亲每每急匆匆的从教室里冲出来,看看天也不和我计较就回去上课。一天下课的时候他望天看到老鹰飞来了,就疯了似得往村边的田野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勿食勿食”。他的鸡都在田野里,他得救那些无缚鸡之力的鸡,哈哈。他得做英雄守护着那些鸡对付它们的天敌。也有来不及的时候,他见着老鹰抱着他肥硕的老母鸡径直飞远无能为力,这样会难过好几天。回家一看到鸡就叨叨,可惜了我的灰芦花。红脸的灰芦花呀。

    我最喜欢的不是鸡。而是那些有着体温的鸡蛋。每天去捡鸡蛋是我的活儿,谁要是做了我就会哭闹个没完。鸡蛋有单黄,双黄,还有软蛋,父亲说鸡缺钙了,就把吃完鸡蛋的蛋皮给母鸡吃。带血的鸡蛋据说是受精卵,可以孵小鸡。
     说到孵小鸡我还是第一次挨父亲打,也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一旦有母鸡呆在鸡窝里不出来的时候父亲就说抱窝了。父亲会把积攒的新鲜鸡蛋放到篮子里,垫上麦秸,母鸡会卧在上面,一直到小鸡出生。小鸡出生后曾是我最欢喜的,毛绒绒的小鸡,鹅黄的,黑色的,浅灰的,花色的,,萌萌的,就想拿着玩,父亲耐心的告诉我不能玩的。我出于好奇还是挨个提着玩,结果有一窝大约十几个完好的小毛球都让我给捏死了。父亲第一次下手打我,我也从来没看他那么发怒过。他一顺从的母亲来救我都给他推了个跟头。这之后我再也不敢喜欢小鸡,直到现在。

    说到杀鸡,就更别提多难过。过年的时候,乡下的肉全都指望这些鸡。父亲会看看这个舍不得,看看那个也舍不得。最后母亲最后通牒,他才抓了两只。等到杀的时候,他哆哆嗦嗦的不忍下手,用小棍子打鸡的头,打一下不死,再打一下还不死,鸡疼的在那里拼命挣扎,每每这个时候胆小的母亲夺过棍子一棍子下去把鸡给打懵了,然后父亲才小心翼翼的放血拔毛。哎呀,真是个挣扎呀。

    父亲从来不吃鸡肉。他说有腥味。其实我们知道是因为他心疼。再有也希望我们多吃点。后来进城买的白条鸡他吃的比谁都多。我们笑他他也笑。
     过了这么多年。突然勾起对父亲和鸡的有关回忆。
     父亲老了,住的房子也不允许养鸡。他没有任何爱好,也不喜欢出去和人聊天。现在养鸟,养鱼,养各种名贵低贱的花草,聊以慰藉他老年的全部生活。鱼生的小鱼,花生的花,除了送人就是给花鸟市场的人送了卖去,他白送人家卖钱。其实父亲的一生现在可能是最属于他自己的自由时光,他与鸡的故事已经慢慢被淡忘,但是这与自然有关的心境却从来都没变过。
       我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突然也越来越喜欢乡村,思念乡村。思念童年无忧无虑心在自然的生活。可能这也是一种遗传吧。:“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这首再现在泉水叮咚博客里的《归园田居》一诗,让我感慨万端。
          我爱那些真实存在过的事物----乡村,童年,父亲。以及与鸡有关的所有过往。
          是的,我爱。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