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江中路103号

慢时光

 
 
 

日志

 
 
关于我

(头像:14年夏海在南山港度假)曾任《秀》文主编,现任和讯网文学版主。05年始建岸风文学圈。作品发表《回雁诗刊》《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燕赵诗刊》《诗选刊》下半月《黄河诗报》《九月诗刊》《大别山诗刊》《陌生诗刊》《诗沙龙》《中国诗歌》《红土地文学》《花街》《北斗》《牡丹》《无界诗歌》《温州日报》《锡林郭勒日报》《辽宁日报》《大众日报》《燕赵晚报》《朝阳日报》《巴山文史》《北方周末》《北京劳动午报》《乌兰浩特日报》《民间语文》,有诗集《落入时间的海》,《慢时光》。qq:2925632195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只有坏人和庸人才"热爱集体"   

2015-09-12 19:19:44|  分类: 评论杂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庸的人或心术不正的人之所以热爱集体,是为了占便宜、沾光;而优秀分子之所以不热爱集体,则是因为害怕吃亏。

在一个集体中,两种人最缺乏归属感:1.觉得自己很差劲、自卑感强的人,他们拼命想融入集体,但发现很难;2.出类拔萃的人,他们往往不屑于与这个集体长的其他人为伍,因为,鹤立鸡群的感觉,高处不胜寒,所以,他们很想脱离。



前几天,在某个盛大仪式之前,一个500人的群里,有人提议“希望我的朋友们都把头像换成国旗”,倘若只是自己出于爱国热情而自发自愿地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但对着好多人发出这样的倡议,就显得有些搞笑了吧?

这话发出来之后,有人在群里回复了一句:呼吁群主将提这个建议的人踢出群。 另一条反馈是:+1。

这个事,权且当玩笑吧。他也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我们并不能单凭这一件事情,就断定这个人一定怎么样。

但次日,有朋友来吐槽说,微博上被“抵制日货”的声音给刷屏了。爱国爱到这份儿上,我也真是醉了。我敢断定,发这种呼声的,绝大部分,都是“底层民众”,而不可能有官二代、富二代。

是的,官二代、富二代,都只顾着自个儿逍遥自在,玩自己的生活呢;各路成功人士,都在忙自己的事业呢,只有底层民众的爱国热情永远不减。还真以为这个国家是你们自己的?

朋友问我,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我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除去官员和极个别真正有奉献精神的人之外,有一个规律——越是平庸的人,越容易有“集体主义思想”。广场舞大妈为何总喜欢成群结队出现?这种集体行动的逻辑,跟能力比较差的人更“爱国”是一样的。



为什么说平庸的人更容易有集体主义思想?因为,这样的人,总想少劳多得,从集体中沾点光。比如,《平凡的世界》里,田福堂和孙玉亭这两个形象,很有典型意义,他们千方百计阻挠包产到户的行为,生动地说明了,最拥护集体主义的,是这样几类人:当官的掌权的;虽无一官半职但有望在未来掌权的野心家;希望搭便车的懒汉;没本事的人;脑子不好使的。简单地说,坚持集体主义的,要么是坏人,要么是庸人。(真正的“奉献家”太少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庸人喜欢集体主义,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懦弱,不太敢单兵作战。君不见,那些贴大字报的、对日货进行打砸抢的,都是结伴而行的?恰恰,这样的人,绝大部分,在思想上,都属于“毛左”,他们是集体主义的拥护者,只有在集体中,他们才能“找到自我”。

与“对集体的热爱”相关的,是集体自豪感。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发现一个问题,即有为数不少的人,以当地(自己家乡,或者是自己努力地想融入的城市)的房价高而感到自豪;至于他是否已经买过房子了,或者能不能买得起房,则并不影响他的这种“自豪感”。因为我们总是很容易误认为房价跟经济发展水平之间呈正向关联,“我的家乡”房价高便意味着“我的家乡”经济发达,因此“我”感到自豪。

此外,还有一个更加有趣的现象:在这些错误地将当地的高房价等同于“经济发展快”并为之感到自豪的人当中,往往是那些收入水平更低的人,也即是世俗标准下的loser,他们的这种自豪感要更加强烈一些。这又是为什么呢?在一个集体中,往往是能力差一点儿的个体,他的“集体荣辱感”要更强一些,于是便更加希望把自己跟集体捆绑在一起,“沾一点集体的光”。(总体而言,混得差的人,一直念念不忘的是“我以集体为荣”,而“混得好的人”,所关注的侧重点则是“让集体以我为荣”。)

与“没本事的人”的“集体自豪感”相对应的是,那些“混得好”的人,则往往是急着撇清自己跟集体的关系,绝不轻易将自己所取得的成绩跟集体扯上关系——比如,中国的财富精英大都有很强的移民意愿;再比如,有运动员在国际赛事上取得成绩后,是先感谢父母,而不是先感谢祖国的栽培。

在一个集体中,两种人最缺乏归属感:1.觉得自己很差劲、自卑感强的人,他们拼命想融入集体,但发现很难;2.出类拔萃的人,他们往往不屑于与这个集体长的其他人为伍——一方面是因为,鹤立鸡群的感觉,高处不胜寒,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不愿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像田福堂、孙玉亭那样的“领导”、懒汉、庸人给“平均”掉。

孙少安,便是这种“强者缺乏归属感”的典型。他在单干之后再帮扶村民脱贫,会特别有成就感,但先前在集体里被别人沾光,却不会有这样的成就感。

所以,他们很想脱离集体。



优秀分子之所以“离心力”很强,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明明是凭个人努力取得了某项荣誉,但无耻的领导却会强调说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荣誉也是“属于集体的”。比如,你搞个科研成果,专利属于集体,当然无可厚非,但领导常常会“署名”;如果,你要代表一个大的集团外出去参赛,参赛时强调一下“领导栽培”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是,领导还会要求你在发表获奖演说的时候,把他的大儿子、最大得宠的小儿子(集团内的其他“兄弟单位”)的名字也提一提。。。这样,这个优秀分子就得被迫与那些没有对这个项目做出过任何贡献的人来分享这个荣誉,你说,他能甘心吗?就算他本人高风亮节,能接受,可以,报那么一长串“与本案无关”的名字,不别扭吗?

看明白了吧?平庸的人或心术不正的人热爱集体,是为了占便宜;而优秀分子之所以不热爱集体,则是因为害怕吃亏。从共产主义几十年的历史来看,这种恐惧,当然是有必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