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江中路103号

慢时光

 
 
 

日志

 
 
关于我

(头像:14年夏海在南山港度假)曾任《秀》文主编,现任和讯网文学版主。05年始建岸风文学圈。作品发表《回雁诗刊》《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燕赵诗刊》《诗选刊》下半月《黄河诗报》《九月诗刊》《大别山诗刊》《陌生诗刊》《诗沙龙》《中国诗歌》《红土地文学》《花街》《北斗》《牡丹》《无界诗歌》《温州日报》《锡林郭勒日报》《辽宁日报》《大众日报》《燕赵晚报》《朝阳日报》《巴山文史》《北方周末》《北京劳动午报》《乌兰浩特日报》《民间语文》,有诗集《落入时间的海》,《慢时光》。qq:2925632195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2月的诗  

2016-02-28 08:52:33|  分类: 纤纤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时

20点45分56秒。此时
雪覆着雪停止融化,此时
灯光连着灯光开始温情,此时
珠江中路103号我在,此时

铜烟袋锅旧烟昏黄,此时
梅落了一茬又孕新朵,此时
夜的凉风在玻璃门外呜啁短歌,此时
守一壶日子煮茶我在,此时

我在,此时
不用呼唤,21点将至此时

不过是也许会有事件正在发生,此时
不过是也许什么都不会出现,此时
而一切都将,也会消逝
温暖寒凉,生与死

玫瑰
作者/二丫
哦,亲爱的
晨曦雾霭中升起的是什么?
玫瑰
小麻雀叽叽喳喳在说什么?
玫瑰
太阳那么明亮从哪里来?
玫瑰
残雪融化风起到哪里去?
玫瑰
人们的脸上为什么泛着幸福?
玫瑰
大街小巷飘着什么香味?
玫瑰
在我预知的地方发生着什么?
玫瑰
在我未知的地方将发生什么?
玫瑰
我会是你的什么?
玫瑰
哦,亲爱的
你是我的什么?
一万亩玫瑰
在二月十四日与二月十四日之间
爱,永不缺货
永不停止,永不消退

,孤单里相互慰藉
没有什么比存在的记忆更令人熟悉。
令人着迷。令人呼吸芳香的气息。
时光穿透生锈的栅栏。恍惚的青春
以及来时的岁月。
 
记住或者忘记都是徒劳的。唯有美好
和真。在特定的语言里。
不可替代的暗语。微笑如阳光永存。
孤单里相互慰藉。

他更像个孩子
 
   他之于高大。魁梧。
   虎背熊腰。硬胡茬。。。
   这些纯爷们的特征之外。
   他之于忍耐。心计。
   文韬武略。大才子。。。
   这些纯官吏的特征之外。
   他只有在我面前-----
   易怒。易喜。
   易冷。易热。
   易木讷。易伶俐。。。。
   这失控的晴雨表------
   他更像一个孩子。

小靴子
   我不再谈恋爱。
   不会写出穿着小靴子,踏踏的去找你。
   可是我喜欢小靴子。像曾经的恋爱时光。
   我踏踏踏的去找你。
   黄昏时分的水饺。热腾腾的冒着蒸汽。
   喝着氤氲的葡萄酒。一边笑着说不伦不类。
   突然想对你说一句:爱着多好。
   从爱你开始。一直爱下去。
   突然想着。就这么一起老了。
   每天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那才是最幸福的事。
 
爱在南元之前
   在一个人与一个人之间。爱。或许是。或许不是。
   在接受和不接受之间。爱。或许得到。或许失去。
   没有辜负。只有南辕北辙的坚持成为青春的一种痛。
   在生命里。爱。没有初始。没有最终。
 
   一个人始终是一个人生命中的一个人。
   后来成为两个人生命中的一个人。
   爱在南元之前。或者风动。或者冰冻。

5,谁陪我走过最好的年华
 
谁陪我走过最好的年华
短头发的小女孩,黑马甲的少年
在我最年少的时候,在那花朵初绽
的春天里,是谁
 
他在操场上用树枝写诗
他在水面上用手指写诗
他在眼神里微笑着写诗
他在吉他弹唱的时候飞扬着写诗
他行走的时候写诗,他停下的时候写诗
他在心底默默勾勒着一首首诗
 
 
他一直在给我写诗
一直与我同居一室,在珠江中路103号
吉他蒙上微尘,那帧老照片也在清唱
“你我第一次相遇,在那个下雨天”
短头发的小女孩,黑马甲的少年
他们一直相爱

 
谁将陪我走过今后,更好的年华
在渐渐老去的年轮中
他们一直相爱
见证一种不老的神话
永远
 
那些食物,轻易能够给我的幸福感
 
苞芽一点点长出,绿豆在雪白的毛巾下
仿佛极寒的天气和它没有一点干系
几百里意外的地震也不会影响到它的生长
没有毒素,没有化学药品
绿豆芽的成长贫瘠而幸福,丑陋而健康
 
驮运玉米的老马在马厩里喷着响鼻
热气蒸腾,粮囤里的老玉米早就磨成了细细的面粉
月亮升,太阳落,星辰变幻如约到来
炊烟一天三顿袅袅升起,顿顿有贴饼子的香味
 
老侯爸爸的绿豆芽清炒了几下,放进绿绿的嫩韭菜
就出锅。老侯妈妈的玉米面贴饼子给人丰收的喜悦心情
一粥一饭的日子来之不易,又平易近人
我羞愧,我是一个如此容易激动的人,甚至
那些食物,轻易能够给我的幸福感

,对牛谈(对女友离婚有感,她的前夫也是好友,她的现任也是好友)
   (不排斥各种情感和婚姻。但是鄙视一山望着一山高的道德沦陷)
 
 
她的触角像水蛭的吸盘,附在幻想上
踩着整容后的面皮,她的人生被自己缩短十年
一条道,是通往黑夜的
她却一直相信:总会有白天
 
 
她说:笑,哪怕笑到心碎
眼前的男人在黑影里,低成尘;另一个男人
在黑夜的云端,高成神
马上她会一个人笑,三个人碎成一人
 
 
碎成一只蝶,重新裂变成三人
她说我是个悲观的人,懦弱的人,安于现状的人
她说我是教唆犯,道德狂,性压抑
她说:看我张牙舞爪,飞黄腾达
 
 
笑有多么好
我伤心的看着-----公鸡的喉咙被结扎
牛在充满热腾腾粪便的草棚里,自言自语
她伤心的时候就打嗝,类似反刍
 
,是什么使我们一再滋生愧疚之心
 
当我们懊恼,我们错失了清晨
然后,又发现错失了黄昏
包括:晨曦,薄雾,羊群,开满紫菀和小雏菊的河堤
包括:夕阳,繁星,归鸟,倏尔闪现倏尔消失的野火
以及一切,若隐若现
遥不可及的事物
 
事实上,看到时间的消逝
旷野腾出了更多的空间,让我们捕捉和珍视
面对人类 ,我们要有足够的坚忍
要伸出的手,直到冰冷不一定被握到
我们爱的人,也不一定值得赞美
是什么使我们一再滋生愧疚之心?
我一直有着理想者的梦
痛失过的大地,都是陌生的英雄

,初雪
黎明,推开窗,远山像被拉的近的镜头。
一场初雪,天地澄明。
一场初雪,季节回不到最初
雪还是雪,好久没亲吻过的嘴唇依旧是嘴唇,
珠江中路103号还在。你的怀抱冰冷是一场融化。
你的胸膛温暖是一场覆盖。堤坝那边的河水在冰层下
暗自解冻。堤坝这边的茅草在寒风中默默返青。
爱过的人,像鸟巢一样驻扎在高高的白杨树顶端。
她喃喃自语:我生命短暂,只有一生,
就爱你一世。朝阳初上。强烈的光芒刺伤了肉眼
初雪覆盖下的大地,此刻空无一人。

香蘑
 
到林中去吧。到立秋这个节气去吧。
茂密的橡树,高大,挺拔,漫山遍野

到立秋这个节气去吧。

到林中去吧。到一场微雨之后去吧。
漫山遍野的金黄,像树的叶,蝴蝶翩翩
 
到一场微雨之后去吧。

高大橡树下长着纤细茂盛的羊胡子草。
羊胡子草丛中星星点点的长出了香蘑了。
 
到林中去吧。到羊胡子草中采摘香蘑吧。
避开野蜂子的蜜窝,炸弹一样潜伏,随时就被引爆
 
到羊胡子草中采摘香蘑吧。
 
父亲的手,粗糙有力,你的小手一直牵扯。
父亲的镰刀多么锋利哦,挑蛇蝎,开荆棘,寸步不离。
 
到林中去吧。到回忆中去吧。
有朝一日,我们剩下的哭泣或者欢声都在回忆里。
 
到回忆中去吧。
 
一旦沾惹上香蘑的异香,一生都会难忘。
一个声音呼喊着:故乡,请把我带回去。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